夏藍之森

暖暖


好冷。

威尼斯的冬天,其實並不比英國溫暖上多少啊。

忍受著刺骨的西風像是刀片一般一陣一陣劃過臉頰,一邊用一根手指頭將自己撐在塔頂的尖端上,喬瑟夫如此想到。

 

在柱之男的甦醒,並得到喉嚨和心臟各一的「死的結婚戒指」後,喬瑟夫.最討厭努力跟加油.喬斯達不得不為了自己和全人類的未來,在神祕的波紋達人莉莎莉莎下接受訓練。雖說三十天之約已在一步步逼近,他還是用盡一切手段偷懶,出過的花招簡直堪比魔術師的伎倆,讓人幾乎無法想像。只要一移開視線,原本還在進行訓練的一米九五的男孩就沒了身影,惹得代理師傅們暴怒不已,整座島上滿是他們怒罵喬瑟夫的聲音。

這些行為,當然也有想偷懶的成分在,但更多的是,喬瑟夫想逃避,逃避眼前強大而無法擊敗的敵人、以及莫名向他襲來的瘋狂命運。似乎是覺得只要別過頭去,就可以不去面對看似絕望的未來。

但是,即使可以一時逃離訓練,他終究騙不了自己。

 

「JOJO!集中精神!」注意到他在恍神,師兄的怒鳴隨即從旁邊傳來,這讓喬瑟夫的全身為之一震。在這輕微的晃動下,他感覺好不容易才維持許久的平衡崩解,然後看見整個世界迅速往上衝—不,是他在向下墜落!

「JOJO!」

在地面快速撞來時,他似乎聽見有人用著無比驚恐的音色喊他的名字。

 

 

 

 

 

回過神時,眼前是一片黑暗,而且好冷。寒冷已經不是只在肌膚表面招呼,而是滲透到了身體裡面,直達心底。

我死了嗎?喬瑟夫問道,黑暗之中沒有人回應他。

 

但是,在毫無一物的空間中,他突然覺得溫暖了起來,在左手那邊。有一股熱源像是無視整個空間的寒冷,持續地給予他暖意。

隨著那股暖意,他看見眼前遮著視野的黑暗逐漸散去,光明重新回到他的世界。

第一個進入眼界的,是一個金色的物體在身旁微微顫抖,那是—喬瑟夫在意識跟上前就先出了聲。

「西…「JOJO!你終於醒了!謝天謝地,你差點沒嚇死大家!」

頭還痛嗎?有沒有別的地方受傷?還可以做波紋的呼吸嗎?無視西撒老媽子似的連環問題,喬瑟夫將視線緩緩往下,看見的是自己被西撒以雙手緊緊握著的左手。而那個部位,有著與冬天相反的溫暖感覺。

「…原來,是你啊。」用幾乎聽不到的聲音,喬瑟夫說道。語畢,他立刻又換上平常那副無賴樣。

是啊,現在可不是消沉的時候啊!

「西撒醬~眼睛好紅啊~難不成是太擔心我所以哭了吧!」

「什…我只是覺得,要是少了你的話,就等於是減損了對抗柱之男的戰力而已!」

哎呀,並沒有否認哭了這件事嗎?喬瑟夫心想,這人也真是好懂。

「不過,謝謝你,西撒。」掛上一個大大的笑容,喬瑟夫用同樣的力道回握了對方的手。

「…啊啊,JOJO。」金髮男人的臉仍因為剛才喬瑟夫的戲弄而有些脹紅,但是看到對方燦爛的笑容,他也忍不住跟著嘴角上揚,露出一個有點無奈的微笑。

 

 

窗外的冷風依舊,眼前的未來依然嚴苛不已,但喬瑟夫已不再畏懼。

因為他知道,左手上的那股暖意,會陪著他面對全世界的困難。






---------------

配合噗浪的波紋戰士60分挑戰的活動而寫的,突然發現這其實是我第一篇喬西文(大笑

希望大家喜歡囉,哈哈哈

有找到我想偷餵的玻璃渣的人可以來跟我領獎,獎品是下一篇更多的玻璃(乾

标签:喬西
评论
热度(10)
©夏藍之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