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藍之森

冬天的秘密

#波紋戰士60分挑戰
02 冬天的秘密

「不知從何時開始,我的雙眼一直追著他,我的星星、我的光、我暗夜中唯一的指引—。」
書寫的沙沙聲在劃下句點後暫停了一會,握著筆的金髮男人深呼了一口氣,像是做下了足以改變人生的重要決定後,才接著寫了下去。
「JOJO。」


----------------------



絲吉Q在「撈」到如隕石般墜入威尼斯海的喬瑟夫•百分之百好狗運•喬斯達後,幾天的日子一下就過去了,但喬瑟夫始終沒有睜開眼睛。
一日,絲吉Q前往艾莎普利島,進行每週一次的慣例打掃。
正當游走在看似迷宮,其實對她而言是熟悉不已的走廊時,她看見一間位在走廊尾端的房間,房門因風而緩緩打開。
她一看就認出來了—那是西撒的房間。
一半抱著打掃、一半抱著懷念的心態,絲吉Q走進那扇敞開的門。
西撒的房間一直都很整齊,即使在它的主人離去後也依然如此。棉被摺成四角的豆腐形,沒有一絲皺折;地板上乾乾淨淨,一點垃圾也沒有;書桌上,所有的文具、書籍都擺在應該的位置,一絲不苟。
整個房間,像是停在西撒前往瑞士的前一天,時間再也沒有變過。
要不是早已接到西撒的死訊,絲吉Q甚至以為西撒會在窗邊吹泡泡或抽煙。ㄧ聽到她踏進房間的腳步聲,他就會回過頭,帶著親暱的微笑喊她的名,柔軟的金髮在斜陽照耀下閃閃發光,神情是如此溫柔—。

可是西撒已經永遠葬身在瑞士的冰雪下了啊。這樣想到,她的眼眶忍不住泛出一些淚水。

當絲吉Q沈浸在感傷的情緒時,突然,她注意到房間裡有一項物品,處在不應出現的地方,突兀的打破了西撒整潔的美學。
那是一本攤開的筆記本,寫滿了義大利文,筆跡看似輕佻,實而十分整齊,這是西撒的字。
不由自主地,絲吉Q閱讀了上頭的文字。

「神啊,請原諒我違背了您的宗旨。
不知從何時開始,我的雙眼一直追著他,我的星星、我的光、我暗夜中唯一的指引—。」
「JOJO。」

「剛認識他時,我打從心底看不起他,因為他那副驕傲又屌兒啷噹的模樣,而且明明對我們兩個家族悲慘的過去一無所知,能打敗柱之人一定也是因為僥倖吧。」
「但是,在看到他為了保護我和史比特瓦根先生而自當誘餌、看見他看似隨便,其實相當重視家人的性格、以及他深藏不露的正義之心後,」
「我發現自己的視線已無法從他身上移開,這顆閃亮的星星不僅佔據我的雙眼,也稱王於我的腦海。我再也不能無視他的身影,也無法將他逐出腦外,我已無可救藥。」

「JOJO,我對你,我—」
「啪」的一聲,絲吉Q用力合上了日記,她沒辦法再看下去,也無法承擔這份永遠都無法傳達的情感。
而她不能讓喬瑟夫知道這件事。
她都知道的,即使喬瑟夫仍未從昏睡中清醒,透過西撒的死訊,以及喬瑟夫昏睡時和著淚水呢喃的名字,她已可粗略推出事情大概的發展。
因此她才更不能讓喬瑟夫看見這本日記裡滿含的愛意,若真讓他看到了,才18歲的大男孩一定會被痛苦與懊悔很很折磨至身心俱疲。
所以—絲吉Q抓起那本合著的日記,快步走出館門,來到了外頭的岸邊。

「⋯西撒,你一定祈求著JOJO的幸福吧,跟我一樣。所以,不要怨恨我。」語罷,絲吉Q把日記投進了威尼斯海。
「這個秘密,應該永遠留在這個冬天。再見了,西撒。」

隨著紙張上的字句逐漸化在湛藍的海水中,年輕的愛意,就這樣,成為一個冬天的秘密,永存於威尼斯的汪洋。

 

----------------------------------------------

 

 

「JOJO,我對你,我—」
嘆了一口氣,已是滿臉通紅的金髮青年停下了筆。
「果然還是親口告訴他比較好吧,像個小姑娘似的對日記碎碎念有什麼用。」
收起了筆,西撒轉頭望向窗戶。
「JOJO,我想跟你一起活下來,一起迎接未來。」
沒有人聽見的這句話,被海風吹向窗外,很輕很輕。


标签:喬西
评论(2)
热度(6)
©夏藍之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