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藍之森

有關成為21歲這件事

#波紋戰士60分挑戰
03 有關成為21歲這件事

跟上一篇有點關係,建議是照順序看過來~





艾沙普利島的餐廳,懸掛在半空中的吊燈上,數以十記的蠟燭映照出昏黃的光線;酒紅色軟布窗簾被放了下來,遮擋住窗戶,無法看見外頭的景色讓人分不清楚現在的時間;紅紅綠綠的彩帶掛在天花板上,有幾處還垂吊了幾個小彩球。
眼前方長的大理石餐桌上,除了擺放六個人的餐具外,還有許許多多的食物:喬瑟夫最喜歡的炸雞和可樂、自己愛吃的俄式酸奶牛肉、各式的義大利家常菜、桌子旁,紅酒在裝滿冰塊的銀色盆子裡載浮載沉、還有一個大大的草莓奶油蛋糕,上面插著的深紅蠟燭剛好有二十一隻,火光緩緩搖曳著。
一踏入餐廳內,看到此等景象的西撒,還未能做點反應前,就被不知從何處衝出來的眾人噴了滿頭彩帶,他的一頭金髮再配上彩帶各式鮮豔的顏色,好似在黃金草原上綻放的野花。
「西撒,生日快樂!」所有人一起喊到,雖然還有點搞不清楚情況,但西撒仍笑著到了謝,並開始接受大家的禮物。
是的,這一天是他,西撒•A•齊貝林二十一歲的生日。

在經歷極為艱辛的訓練後,變得更強的他與喬瑟夫一起粉碎了柱之人的野心,拯救世界於毀滅的危機之中,並成功完成身為波紋戰士的任務。
在那之後,他們度過了一段平和的日子,西撒回到了羅馬繼續中斷的學業,而喬瑟夫則開始著手於創業的事情,他似乎想要在回到紐約後開一間不動產公司。
然後,時間來到了1939年的5月13日,也是西撒第二十一個生日。

莉莎莉莎送來了一雙嶄新的綁帶短靴、絲吉Q則是一把綠色的吹泡泡機、梅西納拿出一本祖傳的波紋秘笈送到他手上、史比特瓦根則是挑了一整套的高級西裝、雖然未能親自來到義大利為他慶祝,但艾蓮娜透過史比特瓦根贈送給他一對銀色的袖扣。
最後,在他已經因為滿手的禮物而快拿不穩時,喬瑟夫掏出一大束的向日葵,邊笑咪咪地喊著生日快樂,邊硬是想將其塞進他手裡。被一米九五的大男孩煩得受不了,西撒只好放下手上的數個禮物盒,用雙手抱住那幾乎有他半身長的花束。
當聞到向日葵清新而令他懷念的花香,西撒忍不住有點眼眶泛熱。終於了結父親的遺願、喬斯達和齊貝林兩代的因緣,也拯救了世界。現在,存活下來的他,可以去尋找屬於自己的夢想了。
抱緊了手上的黃色花束,幸福的笑容展現在西撒臉上,雖然有點皺眉頭、看上去似乎是在苦笑,但是是他最不做作的笑臉。
眾人見了,也跟著歡呼拍手,並上前擁抱他。在接受一個又一個的溫暖懷抱時,西撒想,他也許再也不會比這一刻還幸福了。


飯後,眾人正各自聊著天。幾杯紅酒下肚,西撒的意識變得有點恍惚。他看向不遠處正和莉莎莉莎說著話的喬瑟夫。這天他穿著和自己第一次見面時的那身套裝,明明是同樣的衣服,套在已經打敗究極生物的男人身上,有著不同於以往的魅力。西撒想起了自己在日記上那未完成的告白,覺得現在就是最好的時機。

抓緊了他們談完話的空檔,西撒走到喬瑟夫身旁。藉著酒精的力量,開始說起他已經醞釀許久的心意。
「JOJO,我對你,我—」突然,西撒覺得自己像是喉嚨卡了毛球的貓,只能發出沙啞而不成調的聲音,無法繼續說下去。他低下頭乾咳了一陣子,使勁想喊出一點字句,仍是徒勞無功。雖然覺得自己在告白時出槌實在太過丟臉,但無計可施的他只好抬起頭來,想向面前的男人尋求協助。
可他卻看到眼前的景色全部變成了拼圖,一塊一塊剝落。每掉下一片,滿是溫暖顏色的餐廳、微笑著的人們、以及心儀的男人就逐漸消失,取而代之的,視野逐漸變的昏暗不清、腳下的地板不再是咖啡色的木頭,而是滿是碎石的大理石地板,還有一攤黏糊糊的液體在緩緩流動。最後,他看見自己身處在一幢似乎下一秒就倒下也不奇怪的破爛建築物中,眼前對著同樣破爛的樓梯上滿是鮮血。

而西撒想起了一切,像是自己和喬瑟夫在攻入旅館前激烈的爭吵、像是他就一個人賭氣般地前往戰場、像是他和瓦姆烏幾乎不分上下的決鬥、還有那顆託付了唇環和波紋的血色泡泡。
他跪了下來。
「哈哈⋯,都什麼時候了,我還在做這種自欺欺人的白日夢。」
他聽見上頭傳來固體摩擦的聲音,接著就是有甚麼滑動落下的咻咻聲。
「⋯啊啊,JOJO,再一下就好,我想跟你一起活著、一起迎接未來。」
西撒抬頭望向上方天花板透進來的一束光線,呆然地,露出一個美麗的笑容,並非苦笑,而是有著釋然的輕輕笑著。他緩緩唸出一段話,神情有如虔誠的信徒。
「我的星星、我的光、我暗夜中唯一的指引。」
他看見一大塊十字架狀的暗影急速向他逼近。
「你來接我了?」
石板轟然落下,揚起一片塵土,震盪過後,旅館內重歸沈靜。
唯有那顆鮮血做成的波紋泡泡,在半空中不斷、不斷地飄浮著。


标签:喬西
评论
热度(5)
©夏藍之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