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藍之森

旅行與星星

#波紋戰士60分挑戰

04 旅行+星星

這次ooc嚴重,請注意

同樣前兩篇有關係,希望能看過再來~


 

 

模糊而如夢如幻的記憶中,最後的一段總是在腦中揮之不去。

 

「收下吧-!我最後的波紋!!」

那個半跪在地上的男人用盡最後的力氣大吼,金黃色的光束瞬間充滿了整個大廳,強大的力量使得地面一陣晃動,原本就支離破碎的石塊再也無法負荷如此的重量,轟然落下。但那已經癱軟在地的男人絲毫沒有要躲避的意思,看上去心滿意足似的,他掛著美麗的微笑迎接朝自己襲來的十字架黑影。

塵土隨之揚起,然後,一切歸於寧靜。

 

-----------------------------------------

 

睜開眼,他看見的是一大片無邊的向日葵田,自己身處其中。微風一吹,不僅稍微吹亂的他的金髮,也讓一排的金黃花朵為之傾倒。

「又是那段記憶嗎…。」西撒喃喃自語道,順手又吹出幾個泡泡。

 

在對抗柱之男的戰鬥中喪生後,日月流轉,西撒再一次降生於這個世界,帶著同樣的容貌、性格、連前世的記憶都一點不差的留了下來。但在這個已經不存在吸血鬼與石鬼面與波紋戰士的世界中,西撒的童年過得相對的安穩,即使母親同樣早逝,這次他並沒有失去父親,馬力歐仍以熱那亞第一的家具職人活躍著。

不過,也許是因此,西撒遲遲未與喬瑟夫邂逅,一轉眼,他倆曾經共同奮鬥的,二十歲的二月就結束了。

 

時間來到了七月下旬,正是熱那亞的向日葵田盛開的最燦爛的時候。

西撒記得,前世曾和喬瑟夫說過,家鄉的向日葵花海是他見過最美麗的風景。尤其是在晴朗的日子裡,金黃色的花朵與湛藍的天空相互映襯,兩種顏色看似差異極大,實則彼此截長補短,更凸顯出雙方的美麗。

自己曾說,他可以在那裏待上一整天,只為了將這幅景色印在眼底。

 

也許是因為此景只存在十歲以前,那仍無憂無慮的童年,西撒記得自己一直很想回去看看,在一切的戰鬥都結束之後、在一切的因緣都了結之後。

那時,喬瑟夫似乎是被自己的描述迷到了,像隻要被拋棄的小狗般可憐兮兮的央求自己,在這趟賞花之旅也帶上他。自己雖一開始有點不情願,最後還是屈服於對方的裝可憐攻勢下,許下了結伴同行的諾言。

 

模糊而如夢如幻的記憶中,想像著未來的旅行,眼前黑髮男人露齒嘿嘿笑著,而自己滿是寵溺的笑的模樣,卻是如此清晰。

 

當時任誰也沒有想過,他倆最後竟以吵架的方式分別。

 

 

「…結果我連這樣一個小小的約定都沒能實現啊。」呆然望向一大片金黃色的花海與飛舞著的肥皂泡,西撒任由風吹亂頭髮。「對不起,JOJO…我食言了。」

「對不起…我自己來看這片花海了。」他不禁想到,如果自己這一生都無法遇見喬瑟夫呢?如果他再也沒有機會實現當時的諾言呢?各種的懷疑像是被打開的水龍頭般滾滾流出,幾乎逼得他崩潰。

「…回去吧。」再待在這裡也沒有意義了,少了那個人的話,眼前的景色也失去了原本的美麗,變的灰暗不已。

吹出最後一批的泡泡,確定肥皂水已經用完後,西撒踏往了回程的道路。

 

本應如此的,但赫然傳來的一個聲音讓他止住了腳步。

 

「西撒!」

突然被喚了名字,西撒嚇的抖了一下肩。他沒有回頭,但腦海已經被思緒佔滿。

那個聲音、那個與他在1939年的冬天聽了無數次的聲音如出一轍的是…!但不可能啊,他怎麼會到這裡來…。

「西撒!是你吧!」還未得出一個可信的說法,背後再度傳來吼聲。不同於剛才的堅定,見他仍未轉身,這次的聲音裡多了些擔憂和不確定。

「求求你了!轉過來吧!」順著那個聲音,西撒回過頭,看向那個聲音的來源處。

 

他綠色的眼瞳裡水光浮動,倒映出一個身影。眼前的男人有著比自己還壯碩高大的身軀,臉部的輪廓卻未脫稚氣,因為連續的大吼而有些通紅,更顯得孩子氣;深黑的頭髮上本就缺乏整理,被風一吹更是狂亂,稍微遮到男人的那雙有如潮水般洶湧翻覆的藍色眼睛。

即使如此,在他往西撒這邊衝過來時,臉頰上滑落的水珠已經出賣了他。

「西撒、西撒-!」

 

呆呆的,西撒看著那個男人迅速逼近,緩緩念出,曾經他一再重複卻未能送達的話語。

「我的星星、我的光、我暗夜中唯一的指引。」

最後一個字剛說出,那個男人、那個他喜歡了一個月的男人、那個他前世為其付出性命的男人,臉上的表情又醜又紅,緊緊網住他的雙臂卻無比溫暖。

 

「你來接我了。」

在眼底綠色的湖水潰堤之前,西撒唯一能做到的,就是以同樣大的力道回抱住喬瑟夫。

 

 

滿天飛舞著數不清的肥皂泡泡,映出的除了金黃一片的向日葵田,還有兩個男人,較高的那個的黑髮像是無邊的夜色、稍矮的男人金髮則與向日葵相互映照,緊緊擁住彼此的影像。


标签:喬西
评论
热度(11)
©夏藍之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