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藍之森

波紋戰士60分挑戰

#波紋戰士60分挑戰
14 生日
西撒生日快樂!哇啊啊啊!





喬瑟夫站在一塊突出去的海崖,在那兩側種滿了向日葵。後方的天空和海洋在遠處相接,共同閃爍著太陽的光芒。
而在正中央,有著一塊小小的大理石墓碑。上頭似乎刻有一些文字,但在漫長時間的磨蝕下,已經模糊到無法判讀出來。
但喬瑟夫知道這是為誰而搭建的墓。
那還用說嗎?地是他選的、喪禮是在這舉行的、親眼看著裝載著破破爛爛的遺體和自己同樣剝離破碎的心的棺木被掩埋在泥土裡的也是他,喬瑟夫當然知道這是誰的墓,也知道在旁邊種什麼花才能討他開心。

在只有海浪聲和微風吹過花叢所發出的沙沙聲的這個場所,喬瑟夫開了口。
「好久不見啦,西撒。」
「別怪我啊,最近我可是很忙的,為了一些事情把全世界繞了好幾周,護照都蓋到要換一本新的了,明明就還沒過期,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他的笑聲在這片安靜的土地上顯得格外大聲,沒有得到任何回應的他突然覺得一股空虛感湧了上來,趕緊換了話題繼續講下去。

「啊—好啦,不說廢話了,我今天有準備驚喜喔!」
將將—!大喊一聲,再擺出幾個故弄玄虛的手勢,喬瑟夫原本空無一物的雙手上,突然就多了一隻老舊卻保養得宜的吹泡泡機。
「為了找這東西,我可是花了大把時間啊,這種古董根本沒人會用了,你可要好好感謝我啊!」
把那台深綠色的小巧物品拿在手上把玩,喬瑟夫一邊說到,像是在討誇獎的孩子。

「可憐的西撒醬沒辦法吹我知道~所以,我喬瑟夫就佛心來著,幫你吹泡泡吧!」
他深吸了一口氣,含在嘴巴裡後咬住泡泡機的管口,然後將氣吹進去,瞬間,就出現無數顆透明的肥皂泡泡在藍天之下緩緩飄動。

在那些泡泡之中,喬瑟夫彷彿看到與西撒共處的一切回憶—在羅馬初次見面時的互看不順眼、真實之口的誘敵戰術與認同、艾莎弗雷特島上艱辛卻實在的訓練、面對艾特西的共鬥、前往瑞士的旅程、最後的爭吵與託付的波紋、戒指的誓約、和頭帶指引出的未來之路。
還有西撒對他一次又一次、從一開始到最後不斷的,伸出的那隻給予幫助的手。

「一個月真的很短啊,我還想再多跟你相處、還想再多了解你一些、再多說幾句話也好⋯。」視野逐漸變得模糊,眼前的向日葵也變成了一團糊糊的黃色。這可不行,我今天不是來垂頭喪氣的!趕緊擦了擦眼淚,喬瑟夫深呼吸幾次,說出自己預想已久的話語。

「⋯謝謝你,西撒,有了你,才有現在的我。我會永遠記得你,你會永遠活在我心中。」
「生日快樂。」
含著一絲淚水,喬瑟夫笑得如孩子般燦爛。







「⋯你夠了沒啊,特地把我帶來這種鳥不生蛋的地方,然後講一堆肉麻的半死的話,是腦袋壞了嗎,JoJo。」

喬瑟夫順著那個聲音轉過頭去。

視線的前方,有著一個男人,臉蛋好看的令人生氣、碧綠色的雙眼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更加明亮,如綠寶石一般閃爍著光芒、屢屢金絲被風微微吹拂著,簡直比自己手上那一大束向日葵還來的耀眼、雙眼下各一的淡紫色倒三角形胎記有如花瓣,讓人忍不住想摸上幾吧。
那是西撒·齊貝林,他的師兄、戰友、同伴、戀人,他曾一度失去後又失而復得的陽光與向日葵、他前世與今生最無法放下的那個人。

再次擦掉眼眶滑動的一絲淚水,喬瑟夫笑嘻嘻的走向金髮男人。

「西撒醬,來親一個吧~」做勢要親上去卻被擋住臉,即使如此,從手指之間的縫隙還是能看到對方已經漲紅的臉,連胎記都染上一絲紅色。
一邊在心中吶喊第一千次的「西撒醬好可愛嗚嗚嗚嗚」,喬瑟夫將雙手在西撒身後交疊,並將頭埋進對方脖子與肩膀的交接處,輕輕在金色的髮絲上印上一吻。

「你能誕生在這世界上,能再次遇見你,真是太好了。」
「生日快樂,西撒。」
聞言,眼前的耳朵變得更紅了,喬瑟夫連想都不用想就能知道西撒現在的表情是如何的嬌羞—他實在不願意用這個詞,但這個花花公子總是意外的對這樣的直球攻擊沒轍,每每臉都紅的堪比蘋果。

突然,喬瑟夫感覺自己被用力推開,雙眼對上的,是一張如他所想的,紅到像在冒煙的臉。

「⋯謝了。」幾乎沸騰的人這麼說,雖然很小聲,但喬瑟夫聽得實在,對於這個人釋出的一切,他都能完全接收到。
他又笑了,這次完全無法抑制住笑意,順著這股快要衝出胸口的情緒,喬瑟夫大喊道。
「不客氣,我最愛你了西撒醬!!!!」
「白癡!小聲點!」

仍在半空中緩緩飄動的泡泡映照出被金髮男人重重毆打的黑髮男子,閃閃發光的,似乎也投射出兩人無限的未來。




後記

「好了JoJo,是不是該把我的禮物給我了?」西撒向著喬瑟夫伸出了手,即使已經不再使用泡沫作為武器,西撒依然非常喜歡這透明的小巧球體,對泡泡機感到興趣也是當然。
「你說的對,那麼—」喬瑟夫將泡泡機遞給西撒,就在對方要碰到的前一秒,他的手卻轉了向,握緊了泡泡機用力做出投擲的動作,姿勢和投出的速度都不亞於職業的選手。
而泡泡機就這麼順著喬瑟夫運動的方向,直直飛了出去。
不、不愧是我的JoJo!姿勢跟球速都是滿分!雖然想這麼說,但遠處傳來的一聲「撲通」把他換回現實,等等,這小白痴幹什麼???
「喬瑟夫喬斯達!!!把我的生日禮物丟進海裡,是想在生日這天跟我分手嗎??!!」
還是你想要我也把你丟下去?啊?
看著快要進入貧民時代的西撒,喬瑟夫趕緊解釋。
「西撒,你聽我說,那個泡泡機不是給你的!」
「那你剛剛說的都是屁話啊!」
「聽我解釋啦,應該說,那個是給過去的西撒的禮物!給你的是別的!」
「你他媽智障?過去的我跟現在的我還不是同一個人?!」
「好啦好啦不要生氣了,來領禮物囉,這是給有好好陪在我身邊的西撒醬的特別禮物喔!」
「⋯哼,你說看看啊。」
見西撒已經開始消氣,喬瑟夫竊喜,決定趁勝追擊,直接公布禮物。
「禮物!就是!」雖然說要公佈答案,但故弄玄虛還是必要的。喬瑟夫停頓一秒清清嗓,變魔術般地拿出一條粉色的緞帶迅速在自己脖子上綁了一個蝴蝶結,然後大喊道:
「禮物就是!我!喬瑟夫喬斯達!!!」
「你他媽智障啊!!!」
「什⋯什麼,西撒醬,你不想要這個禮物嗎?」喬瑟夫覺得大受打擊。

眼前的人翻了個大白眼,直接扯了他脖子上的領結,硬是把兩人拉到相當的高度。
在呼吸會噴到對方臉上,幾乎是要吻在一起的距離,西撒小聲說道:「你不是⋯早就屬於我了嗎?」
這次,換喬瑟夫的臉紅到要沸騰了。

「你⋯你這花花公子!」
「哈,你不就喜歡這樣的我嗎?」
「對啦!最喜歡你了,西撒醬!」

标签:喬西
评论
热度(8)
©夏藍之森 | Powered by LOFTER